您现在的位置:平昌县人民法院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执行思考

作者:苟清峨 来源: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1日 点击数:

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执行,一直是法院执行工作难点中的难点,实际执结率和执行兑现率不高。司法实务中,能通过附带民事赔偿的被害人极少,大部分案件以被执行人服刑,出狱后下落不明或无财产执行而成为“空调白判”。本文欲从平昌法院09-12年刑事附带民事执行情况,分析形成刑附民“执行难”的成因和解决途径。  

一、刑事附带民事执行现状及特点  

2009年至2012年我院共受理刑事案件423件,其中刑事附带民事案件9件,申请执行3件,接受外地委托16件,申请执行标的153.4万元,执结6件,标的1.12万元,结案率31.58%,标的到位率7.3%  

我院受理刑附民案件呈以下特点:(1)执行结案率明显低于普通民事执行案件。09年以来我院共受理民事执行案件1512件(含旧存),执结1464件,结案率96.83%,高出刑事附带民事案件65.25个百分点。(2)执行和解难度大,执行兑现率低。在我院受理(包括委托执行)的19件刑附民案件中,其中和解执行的2件,其他多因被执行人服刑、暂无履行能力而中止、终结。(3)多数刑事被害人或其亲属没有申请执行。刑附民执行同普通的民事执行一样,只有被害人或其亲属行使执行申请权,法院才会对该类赔偿案件予以受理,但从上述数据看,90%的案件当事人却没有行使,究其原因,要么错过了法定申请执行期限,要么因刑事被告人客观上限制了人身自由,无能力履行而放弃申请。(5)“重主刑轻附加刑”观念影响。刑事附带民事案件执行的本质仍属于民事执行范畴,但又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民事执行,因其以刑事犯罪为前提,故在执行中存在这样一种错误观念:刑事附带民事主要解决的是被告人刑事犯罪,其民事赔偿附带于刑事犯罪的,故在申请执行或进入执行程序后,往往因被告人服刑,无履行能力而中止、终结。  

二、形成刑附民案件执行难的成因  

(一)被执行人的特殊性。附带民事赔偿主体的被告,多被判处了刑罚、限制了人身自由,他们通常对刑事处罚有不满、抵触情绪,认为自己已经被追究了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赔偿就不管了。再者他们自身经济状况较差,家中财产多为家庭共同财产,产权不明晰,个别案件几乎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二)我县经济水平所致。就我院受理的附带民事赔偿案件看,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交通肇事类居多,且该类案件的被告人多为农民、无业人员或未成年人,激情犯罪比例大。我县为劳务输出大县,外出务工人员多,流通大,即使因犯罪被判处了刑罚,刑满释放后便外出务工,家中没有可执行的财产。  

(三)可供执行财产难找。由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具有偶发性,被害人往往对被告人的情况不了解,所以很难掌握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尤其对正在服刑的被执行人,其亲属对立情绪较大,不愿配合法院进行财产调查,故法院对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难以摸清,同时在举证过程中也会遭到被执行人居住地偏僻、财产线索难寻、举证成本高等问题困扰,从而制约了申请人的举证和法院的查证工作。  

(四)刑附民审理与执行的脱节。由于目前我国民事法律与刑事法律在规定上不具有衔接性,而刑事诉讼法对附带民事诉讼也只有几条原则性规定,许多对执行有利的制度如财产保全、先予执行等在刑事诉讼法中均未涉及,导致了这些制度在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往往被司法人员和案件当事人所忽视,使刑事附带民事赔偿的执行难上加难。  

(五)敦促被执行人履行义务的措施有限。一是财产控制具有滞后性,如在审判阶段很少采取财产保全、先予执行措施,而到执行立案后对其财产进行查封、扣押,被执行人及其家属完全有时间转移;二是对被执行人的强制措施有限,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的被执行人一般已受到了最严厉的强制措施,故民事执行中常用的拘留、罚款等措施,对其而言根本无法适用。  

三、解决刑附民案件执行难的对策及建议  

刑事附带民事执行难问题的解决不是单靠法院执行机构单方面的努力就能化解的,需从多方面健全机制努力化解。  

(一)必须从思想上、行动上加强对刑附民案件的重视力度。由于刑事附带民事被害人对被告人的仇视、报复心理重,对自己权利的实现要求比较强烈。如忽视对被害人权利的重视,既有损法律尊严,也影响正义伸张,更为严重的是会引发社会的不稳定。作为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执行人员必须从思想上提高对该类案件重要性的认识力度,牢固树立“司法为民”情节,从个案做起。在行动上,必须耐心细致地执行好每一件案件,最大限度实现法律效果、社会效果和政治效果的统一。  

(二)努力做好执行调解工作,提高实际执结率。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被告人及其家属,通常关心的是法院对其如何判处刑罚,如果能将被告人的赔偿态度、赔偿结果、悔罪表现与处罚程度有机结合起来,进而减轻或免除其刑罚,那么刑附民案件被告人的态度必将大大提高,被害人的权益必能更好得到实现。  

(三)加强法律宣传,提高全民法治意识。由于被告人在被科处刑罚后心理抵触情绪较大,往往不愿主动履行民事赔偿义务,这就造成了在实际执行中被执行人及其亲属消极或积极地对抗执行。为此,国家应通过各种途径加强对公民法治、人权方面的教育,提高公民对刑事违法性的认识,让他们认识到触犯刑法后,不仅要承担刑事责任还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如仍不履行的,视情节轻重,按“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罪”合并处罚。  

(四)建立国家补偿制度,确立以被告人赔偿为主、国家补偿为辅的救济原则。“国家补偿制度”是针对遭受特定犯罪侵害的人,在不能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或民事诉讼从被告人处获得损害赔偿时,由国家对其所遭受的物质或非物质损失给予适当经济补偿的一种制度。 因刑事犯罪遭受损害的被害人多为弱势群体,有些被害人实无承受被害损失的能力,若其损失既得不到被告人赔偿,又无其他渠道给予补偿,那么就很可能形成社会不稳定因素。因此,我们就有必要寻找另一种机制,以保证被害人在遭受损失后无法从犯罪者那里获得赔偿时,仍能得到其他方面的物质抚慰,以保护被害人、预防新的犯罪的发生,维护社会的稳定。  

(五)完善执行风险告知制度。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数额,是根据被告人造成的实际损失,而不是根据被告人的实际赔偿能力确定的。因此,刑附民执行案件与其他普通的执行案件一样,不可避免地也面临着执行不能或执行不到位的风险,故在被害人及其家属提出赔偿请求时,法院应及时告知其有提供被告人财产情况的义乌,同时告知被害人及其家属对执行中可能存在的执行风险,避免当事人将执行风险转化为对法院工作的不满。  

(六)改进现有执行方法,建立协助义务人制度。由于被执行人限制人身自由后,其财产多由其亲属保管、使用,因此有必要在执行中建立执行义务人制度,即在被执行人服刑期间,由财产的管理人以被执行人的财产代为履行赔偿义务,而且这种协助是一种法定义务,无论其愿意与否都必须履行,否则将承担妨害执行应承担的责任。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